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 小說(shuō)《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主角宋時(shí)微沈彧禮大結局免費閱讀

小說(shuō)《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主角宋時(shí)微沈彧禮大結局免費閱讀

2024-05-18 05:17:37 作者:九萬(wàn)里
  •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分明是真千金,卻被抱錯在鄉下糙養十三年,原以為回到侯府便是解脫,卻不想落入下一個(gè)地獄,被白蓮假千金處處打壓,直至被凌虐而死。重生歸來(lái)只為復仇,為此開(kāi)啟了套路攝政王之路,使他成功成為自己靠山,只是靠著(zhù)靠著(zhù),怎么靠到了攝政王懷里去?白蓮花:王爺!你可知她曾經(jīng)在破廟中有個(gè)野男人!沈彧禮:知道,那野男人就是我!

    九萬(wàn)里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章節介紹

最近,很多讀者被小說(shuō)主角宋時(shí)微沈彧禮深深吸引,其實(shí),這是小說(shuō)《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中的主角人物,該小說(shuō)由作者九萬(wàn)里所著(zhù)。小說(shuō)《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第9章主要內容介紹:日頭正盛,花園中的蟬鳴漸漸聒噪起來(lái),一如沈彧禮的心,也同夏蟬鳴一般無(wú)法平靜.........

《攝政王嬌寵重生嫡妃》 第9章 我沒(méi)有害人 在線(xiàn)試讀

日頭正盛,花園中的蟬鳴漸漸聒噪起來(lái),一如沈彧禮的心,也同夏蟬鳴一般無(wú)法平靜。

沈家身居高位,他年少有為相貌出眾,從不缺乏示好的女子,可卻未有一人,能讓他這般感性組。

宋時(shí)微笑著(zhù)看他,怕是經(jīng)此一遭,這沈彧禮想忘了她也難。

“宋二小姐,您在此處嗎?!?/p>

一旁突然傳來(lái)聲音,一個(gè)圓臉丫鬟不知從何處鉆了出來(lái),目光還未及此處,沈彧禮眸色幽深,迅速隱匿起來(lái)。

宋時(shí)微也是一驚。

此處僻靜,若讓旁人見(jiàn)她同外男一處,怕又要傳出流言蜚語(yǔ)。

她伸手壓住眉心,心說(shuō)日后不能如此草率,隨即抬腿向丫鬟處走去:“我在這,可是母親尋我了?”

她突然出現,也將丫鬟嚇了一跳,忙轉身行禮:“奴婢參見(jiàn)宋二小姐,是國公夫人同宋侯夫人讓奴婢來(lái)尋您的?!?/p>

丫鬟說(shuō)著(zhù),那不老實(shí)的眼神還往宋時(shí)微身后瞥去,似在尋找什么。

宋時(shí)微剎那明白了什么,斂起眸中的算計,溫聲道:“我方才尋人才到了此處,如今人沒(méi)尋到,自己還迷路了,既你來(lái)了,便快些帶我去尋娘親吧?!?/p>

那丫鬟眼中閃過(guò)一絲詫異,不過(guò)并未說(shuō)些什么,點(diǎn)點(diǎn)頭帶她去夫人們相聚的小廳。

不過(guò),陳思明此時(shí)竟在國公夫人身旁,而朱婉柔身后,則是一臉淚珠的宋恩。

呦,這是一分開(kāi)就來(lái)告狀了?

見(jiàn)她來(lái)了,所有婦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她臉上。

“微兒,你過(guò)來(lái)?!?/p>

朱婉柔壓著(zhù)眉心的火氣:“你姐姐方才說(shuō)是因為用了你給的脂粉所以臉上生出許多疹子,這是不是真的?”

她相信女二不是這種人,可宋恩竟擋著(zhù)許多婦人的面同她告狀,身側跟的還是褚思思。

這件事她一定要在眾人面前問(wèn)個(gè)清楚,不能毀了她女兒的名聲!

想著(zhù),朱婉柔的目光有些不耐。

“女兒不知啊?!?/p>

宋時(shí)微像是楞在了原處:“女兒只是將母親送的脂粉給了姐姐補妝,怎么會(huì )長(cháng)疹子呢?”

“你少在這惺惺作態(tài)了,就是因為用了你的脂粉,宋恩臉上才會(huì )生出那么多可怕的紅疹子?!瘪宜妓寄抗怅幊恋目粗?zhù)她,“現在脂粉就在我手里,若是你現在承認你就是因為嫉妒宋恩才會(huì )陷害,或許你母親還能夠從輕處理?!?/p>

“我......我沒(méi)有?!?/p>

宋時(shí)微立刻溢出眼淚,看向宋恩:“姐姐也認為是我嗎?”

宋恩只哭著(zhù)不曾說(shuō)話(huà),還不停地往朱婉柔懷里鉆,一點(diǎn)沒(méi)有眼色。

“宋恩今日什么都沒(méi)吃,不可能是吃食上出了問(wèn)題,那就只能證明是你在脂粉里下了毒?!?/p>

“憑什么說(shuō)是我?!?/p>

宋時(shí)微夢(mèng)的沖朱婉柔跪下:“娘親,我真的沒(méi)有,我甚至都不知道毒從何來(lái),您相信我啊?!?/p>

“這剛從外頭回來(lái)能知道這么多彎彎繞繞嗎?!?/p>

“這孩子生的如此天真,卻不想是個(gè)歹毒的?!?/p>

“還想著(zhù)看看能不能和宋侯府結親呢,現在可不敢了?!?/p>

眾人看向宋時(shí)微的表情有憐憫,還有厭惡。

朱婉柔相信自己的女兒,但是女二單純,萬(wàn)一是被人陷害也未可知。

她正欲說(shuō)話(huà),宋恩柔柔弱弱的開(kāi)口:“母親,方才為恩兒看病的太醫還未走遠,是否為脂粉之事,只需讓太醫一看便知,恩兒也相信妹妹是清白的?!?/p>

那脂粉是她拿來(lái)的,宋恩這個(gè)小姐安仁一定是發(fā)覺(jué)了什么,所以才將脂粉用在了自己身上,只可惜想不到她會(huì )反將一軍罷了。

既然是在鄉下長(cháng)大,那你就好好地回到你的鄉下去!

宋恩眼中閃過(guò)一抹怨毒,還未的等朱婉柔說(shuō)話(huà),那太醫便已過(guò)來(lái),將銀針插入脂粉,又放在鼻下聞了聞。

很快便皺眉道:“回各位夫人,脂粉并無(wú)任何問(wèn)題,而老臣方才為宋大小姐診斷乃是因臉上用了夾竹桃所至,同脂粉并無(wú)關(guān)系?!?/p>

夾竹桃?

這下可有意思了,口口聲聲說(shuō)是因為脂粉,結果卻是夾竹桃過(guò)敏,國公府哪里來(lái)的夾竹桃?

就在這時(shí),宋時(shí)微突然抓了抓胳膊,頓時(shí)也是一片小紅疹。

有夫人眼尖,立刻指著(zhù)她的胳膊:“快看,怎么二小姐身上也有?”

“微兒!”朱婉柔猛地起身,險些將宋恩推翻。

“這是怎么了,太醫,快來(lái)看看微兒身上啊?!?/p>

那太醫不敢耽擱,立刻把脈施針,將宋時(shí)微身上的疹子壓了下去。

因癥狀較輕,所以很快便沒(méi)了痕跡。

“二小姐的外衣,被夾竹桃水浸泡過(guò),因為里面還有衣物遮擋,所以才未釀成大禍?!?/p>

這可是稀罕事,一家子一共就兩個(gè)女兒,怎么都被害了?

滿(mǎn)庭嘩然。

朱婉柔咬牙。

這衣服是昨兒才去凌華閣取回來(lái)的,那問(wèn)題肯定出現在凌華閣上!

“白嬤嬤?!敝焱袢崧曇舭l(fā)冷,“去凌華閣,問(wèn)問(wèn)昨日都有誰(shuí)靠近了我微兒的衣裳,不論是誰(shuí),都給我送到官府去!”

白嬤嬤領(lǐng)命而去。

事情如此,自然不能再往宋時(shí)微身上怪。

朱婉柔心疼的將她扶起來(lái):“微兒,是娘不好,錯怪你了?!?/p>

褚思思不服,還想再說(shuō)些什么,卻被中書(shū)令夫人一把拽了回去。

宋時(shí)微余光看向上頭坐著(zhù)的宋恩,搖了搖頭:“也是我不該將皇后娘娘賞賜的脂粉給姐姐用,不然不會(huì )鬧出這些笑話(huà)?!?/p>

那脂粉,竟然真的是皇后賞賜?

宋恩有些心疼,但是想不明白明明是應該出現在她臉上的紅疹子為何會(huì )出現在自己臉上。

更想不明白為何衣裳傳了這么久,她身上竟然只長(cháng)了那么一點(diǎn)點(diǎn)疹子。

凌華閣處她并不擔心,早已經(jīng)找人打點(diǎn)好了那個(gè)替死鬼。

見(jiàn)她走神,宋時(shí)微伸出手:“姐姐,把脂粉還給我吧?!?/p>

還是心疼脂粉啊。

宋恩表面平靜,實(shí)則肉痛的將脂粉給了出去。

“錯怪了妹妹,是姐姐不好,妹妹你切莫放在心上?!?/p>

“妹妹都知道?!?/p>

宋時(shí)微燦爛一笑:“姐姐對我是極好的,哦,對了,姐姐這個(gè)給你?!?/p>

她將華歲偷來(lái)的手帕拿出:“這是方才我在假山處撿到的,還給姐姐?!?/p>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