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 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完整版免費閱讀第1章

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完整版免費閱讀第1章

2024-05-19 05:13:19 作者:橘子煮酒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穿越大秦的陳銳,意外成為了一個(gè)山寨寨主!他廣積英才,開(kāi)展教育,大煉鋼鐵,為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一場(chǎng)意外,陳銳認識了兩個(gè)老頭,得知有人詆毀秦始皇!“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嬴政一臉激動(dòng):“知我者,陳銳也!”“先生,不瞞你說(shuō),朕就是秦始皇!”陳銳:“???”

    橘子煮酒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章節介紹

橘子煮酒執筆的這部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是穿越題材小說(shuō)的巔峰之作,也是男頻小說(shuō)中的一座里程碑。該小說(shuō)(第1章千古一帝?。﹥热萁榻B:“始皇暴虐,天下苦秦久矣,我輩六國人氏,自當以復國滅秦為已任!”“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第1章 千古一帝! 在線(xiàn)試讀

“始皇暴虐,天下苦秦久矣,我輩六國人氏,自當以復國滅秦為已任!”

“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

“哼,天下苦秦久矣?我看是爾等苦秦久矣吧?”

陳銳冷哼一聲,掃著(zhù)自家山寨大堂里站著(zhù)的這中年人,還有他身旁那身材魁梧的壯漢。

“你這,你你怎么罵人呢……”

中年人臉色微變。

這中年人不是旁人,他正是此時(shí)大秦帝國的皇帝,贏(yíng)政。

此番出巡,他途經(jīng)三川郡,此地有山,閑來(lái)無(wú)聊,秦始皇便與通武侯王賁,僑裝打扮后,上山打獵,哪成想,竟在山中發(fā)現了一個(gè)山寨。

大秦律法森嚴。

尋常百姓,都是讓編戶(hù)齊民了,百姓們都聚居在鄉里村落之中,哪里會(huì )出現在這荒山野地?

而且,還營(yíng)建這么一個(gè)山寨?

所以,贏(yíng)政懷疑這里面的人是六國余孽。

即便是六國余孽,贏(yíng)政便想下山叫大軍將這個(gè)山寨給夷平,哪成想這個(gè)時(shí)候,他遇上了正好打獵歸來(lái)的陳銳一行人。

而擔心自己身份敗露,被后者給殺死,所以,贏(yíng)政便生出急智,嚷嚷自己是一個(gè)六國余孽。

這才有了剛剛的這一番對話(huà)。

而一旁的陳銳,則有些憤怒。

他本是一個(gè)在后世生活的年輕人,哪成想,一覺(jué)醒來(lái),竟然到了這秦末亂世,公元前二百二十年,秦始皇第三十七年,成為了一個(gè)人數不過(guò)數百人的土匪山寨之主。

再過(guò)一年,大秦就要亡了。

這可讓陳銳為難了。

秦始皇一年之后就死了。

自己總不能去投奔于他吧?

何況,大秦眼下,已經(jīng)統一了六國,始皇帝已經(jīng)不需要像是之前那般,招募天下賢才了,更何況他也沒(méi)有李斯那么厲害的師父,也沒(méi)什么名氣。

更無(wú)人舉薦,便縱有天縱之才,又能如何?

至于投奔劉邦與項羽?

笑話(huà)!

不同于大多數后世的人,喜歡劉邦或是喜歡項羽。

陳銳對二者,都不感冒。

劉邦不必多言,小人一個(gè),殺盡功臣,這樣的人,自己去投奔?怕是要考慮一下,會(huì )不會(huì )到了身首異處吧?

至于項羽?

后世吹他是英雄,可陳銳看來(lái),這不過(guò)就是個(gè)屠夫小人罷了,小肚雞腸,吝嗇官爵,以至于,手下的人才全跑到劉邦那了。

而且,他脾氣暴躁,所過(guò)之處,殺人盈野,每下一城,則屠之,嘴里嚷嚷著(zhù)是要復仇。

可是,捫心自問(wèn),大秦攻占六國!

何曾屠過(guò)一城?

何曾屠過(guò)六國宗室?

而他呢?

屠盡大秦宗室不說(shuō),還把珍藏的無(wú)數先賢書(shū)籍給一把火燒掉了!

后世人喜歡噴秦始皇焚書(shū)坑儒,可是,始皇帝只是將民間藏書(shū)收歸朝廷所有罷了。

而項羽呢?

卻將這些珍貴的孤本付之一炬!

又有誰(shuí)提過(guò)這些?

而就在陳銳憤怒之際,一個(gè)讓自己山寨里面的土匪給抓上來(lái)的家伙,還有他的隨從,竟然直呼要造大秦的反?

還自稱(chēng)是六國宗室。

這可把陳銳給惹惱了。

造反?

造什么反!

你們這些六國宗室,壓迫了華夏大地百姓數百年不說(shuō),竟然還奢望著(zhù)重新騎在天下百姓頭上作威作服?

繼續奴役百姓?

而且,對于普通百姓而言,給大秦交稅,與給那些六國豪貴們交稅,有何區別?

他們?yōu)楹我旆矗?/p>

而且,陳銳知道,秦末亂世,受傷害最大的就是這些百姓了。

長(cháng)達十幾年的亂世,天下生民三去其二,只余下一千萬(wàn)人。

這就是六國宗室們干出來(lái)的事情!

想到這,陳銳氣不打一處來(lái)。

“罵你?”

“勞資還沒(méi)打你呢!”

說(shuō)著(zhù),陳銳便長(cháng)嘆口氣。

“這大秦啊,哪點(diǎn)都好,就是一點(diǎn)不好,對于六國豪貴太過(guò)于寬容了,沒(méi)有進(jìn)行一番清洗,否則的話(huà),又哪里有你們這幫混蛋,在這里搖唇鼓舌?”

說(shuō)罷,陳銳不想跟面前的這家伙多說(shuō)。

他一揮手。

身旁?xún)蓚€(gè)山寨里面的壯漢走了出來(lái)。

“把這兩個(gè)家伙綁了,秦始皇是暴君?人家要真的是暴君,你們這些混蛋,早死八百回了,哪還能在我這猖狂?”

說(shuō)著(zhù),陳銳便面露出來(lái)感慨。

祖龍雖死魂猶在!

萬(wàn)代皆施秦法制!

大秦做的這么多,卻被一幫人給黑成了炭,甚至,還有人想造他的反?

“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

“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哼,來(lái)人,綁了之后押到后邊當苦力!”

“我我……”

贏(yíng)政一時(shí)激動(dòng),陳銳剛剛的千古一帝,還有那句前五千年,后兩千年的話(huà),讓他心中哽咽,這么多年了,他是頭一回聽(tīng)到有人真心對他說(shuō)這樣的話(huà),而不是因為他的權勢而如此說(shuō)。

“始皇帝竟然有如此厲害?”

贏(yíng)政小心翼翼的試探。

他懷疑,這年輕人是不是知道朕的身份,才如何說(shuō)的?

而此時(shí),陳銳卻是面露感慨。

“始皇帝的厲害,還用我來(lái)說(shuō)嗎?”

“也就是你們這些人,這些六國殘留下來(lái)的余孽,才會(huì )被始皇帝如洪水猛獸!”

“何況,即便是始皇帝施政舉措有些問(wèn)題,但那也不是你們這些六國余孽所能比擬的,你們這些家伙,自以為自己是千年血統,高貴至極,視始皇帝為禽獸蠻夷,可你們有何能耐?若真有些本事,一統天下的就不是始皇帝,而是爾等了!”

“此言甚是!”

贏(yíng)政擊掌贊嘆。

陳銳所言,正是他心中所想。

那些六國,那么能吹。

最后,不還是被他秦軍給一一滅了?

若他們真有能耐,何至于此?

甭扯什么他們沒(méi)有一統天下的雄心,春秋時(shí)天下諸國有數百個(gè),到戰國只剩下戰國七雄。

六國之間,本就攻伐不斷。

只是,他們沒(méi)有這個(gè)耐力統一天下罷了。

只是,統一天下的是朕,而不是他們罷了!

看著(zhù)面前這個(gè)年輕人,一時(shí)間,贏(yíng)政的心中是猶如伯牙見(jiàn)子期,頓生出知己之感。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