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 主角是陳銳鄭姝的小說(shuō)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全篇免費無(wú)需書(shū)豆

主角是陳銳鄭姝的小說(shuō)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全篇免費無(wú)需書(shū)豆

2024-05-19 05:13:28 作者:橘子煮酒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穿越大秦的陳銳,意外成為了一個(gè)山寨寨主!他廣積英才,開(kāi)展教育,大煉鋼鐵,為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一場(chǎng)意外,陳銳認識了兩個(gè)老頭,得知有人詆毀秦始皇!“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嬴政一臉激動(dòng):“知我者,陳銳也!”“先生,不瞞你說(shuō),朕就是秦始皇!”陳銳:“???”

    橘子煮酒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章節介紹

說(shuō)起《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這本網(wǎng)絡(luò )小說(shuō),小編只能用驚為神作來(lái)形容,作為最好看的穿越小說(shuō)之一,《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第2章主要講述了:“不是?”聽(tīng)著(zhù)贏(yíng)政竟然對自己的話(huà)產(chǎn)生了共鳴。陳銳眉頭一挑?!澳悴皇橇鶉嗄??勞資夸秦始皇?你高興什么.........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第2章 我不是六國余孽 在線(xiàn)試讀

“不是?”

聽(tīng)著(zhù)贏(yíng)政竟然對自己的話(huà)產(chǎn)生了共鳴。

陳銳眉頭一挑。

“你不是六國余孽?勞資夸秦始皇?你高興什么?”

“呃……”

贏(yíng)政苦澀一笑。

朕這是弄巧成拙了啊。

以為是六國余孽,殊不知這卻是真正的大秦忠良!

他坦言道。

“實(shí)不相瞞,在下并非是六國余孽,在下也是忠于始皇帝的,只不過(guò),我見(jiàn)你在這山野樹(shù)起山寨,誤以為你是反秦的六國之人,這才如此試探的……”

“哼!”

陳銳冷哼一聲。

“你這是何意?”

贏(yíng)政有些懵。

而陳銳,則沒(méi)搭理他,而是圍著(zhù)贏(yíng)政,仔細的辯認了一番。

此人身上穿著(zhù)體面,也不像是那種在大秦的制度下,猶如喪家之犬一般四處流竄的六國余孽,再看他一旁的王賁。

身材魁梧,面露兇光。

腰間還佩戴著(zhù)長(cháng)劍,這副尊容,如果真是六國余孽,怕是走在大街上,就被十里一亭的亭長(cháng)給逮捕歸案了。

“當真不是六國余孽?”

“真不是!”

始皇帝搖了搖頭。

開(kāi)玩笑。

他是六國余孽?

可能嘛?

他是始皇帝,難不成,還能自己造自己家的反?

“既然如此,還未請教尊姓大名?”

陳銳一拱手問(wèn)道。

“在下趙夫,你稱(chēng)呼我老趙就好了,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秦始皇說(shuō)道。

一旁的王賁連忙拱手。

“小的王二,是我家老爺的護衛!”

“姓趙?”

陳銳頓時(shí)眼睛一亮。

趙姓可不多見(jiàn)啊,尤其是大秦,要知道,贏(yíng)政之前可是一直叫做趙政的。

“咱叫陳銳,直乎其名便是了,什么先生不先生的,聽(tīng)起來(lái)怪別扭的?!?/p>

“話(huà)說(shuō)回來(lái),老趙,想必也不是普通人,不知道你在朝廷里身居何職???”

“身居何職?”

贏(yíng)政一愣,心道,朕是當皇帝的??!

他思索下。

“我沒(méi)什么大官,就是家父當年僥幸立了些軍功,所以,我也就襲了軍功爵位,當上了縣里的縣尉,也算不是大官!”

“縣尉???”

陳銳面露黯然。

頓時(shí)有些失望。

縣尉雖然不小了,掌管一縣軍事,可是,在大秦的制度里,縣尉卻是一個(gè)小的不能再小的官員了,尤其是面對秦始皇。

陳銳不免有些失落,他原本還想,通過(guò)后者的關(guān)系,面見(jiàn)贏(yíng)政,好挽救一下大秦呢。

現在看來(lái),這終究只是奢望……

“先生好像有些失望?”

贏(yíng)政自然看出了陳銳的表情,他詫異的問(wèn)道。

“不是失望,而是覺(jué)得可惜,可惜這大秦帝國,怕是撐不了多久了??!”

“什么?”

贏(yíng)政臉色頓時(shí)一變。

“你說(shuō)什么?大秦帝國撐不了多久了?你這是從何得知的?”

看到老趙反應如此激烈,陳銳卻是苦澀一笑。

“老趙,我原本還以為吧,你姓趙,應該能夠直達天聲,然后,咱可以給朝廷獻上些計策,以此來(lái)讓大秦不至于陡然崩塌,可奈何,你不過(guò)只是一個(gè)縣尉而已,還是襲爵得來(lái)的官職,甭說(shuō)是面見(jiàn)始皇帝了,就是想上奏于皇帝,都沒(méi)這個(gè)權力?!?/p>

“所以,你我二人,怕是影響不了大秦的國運了,怕是,大秦撐不了多久了??!”

“你說(shuō)什么呢?”

王賁低聲一吼。

身為大秦的通武侯,他怎能容忍有人說(shuō)大秦即將亡國?

而始皇帝卻比他有氣量的多。

“你個(gè)下人,多嘴什么?給我閉嘴?!?/p>

“諾?!?/p>

王賁頓時(shí)閉嘴。

對于秦始皇的命令,他向來(lái)是不折不扣的執行。

“下人不懂事,還請先生見(jiàn)諒!”

“沒(méi)什么,你們是體制內的人物,生氣也是正常了?!?/p>

陳銳揮手道。

“體制?”

贏(yíng)政有些疑惑。

“就是朝堂上的人?!?/p>

“原來(lái)如此?!?/p>

贏(yíng)政恍然,又問(wèn)道。

“只是,你剛剛說(shuō),大秦眼瞅著(zhù)就要不行了?這是何意?莫非,莫非大秦,大秦內部,有什么隱患嗎?是不是,六國余孽們要做些什么?”

說(shuō)著(zhù),贏(yíng)政面露凝重。

在他看來(lái)。

陳銳就是知道些什么,才會(huì )如此說(shuō)的,這也是為何身為始皇帝,他愿意低三下四的詢(xún)問(wèn)。

“那是自然?!?/p>

陳銳點(diǎn)點(diǎn)頭。

他負手而立。

“這么的吧,站著(zhù)太累了,索性便到我的山寨里面,坐下來(lái),坐下來(lái)咱們繼續聊?!?/p>

說(shuō)著(zhù),陳銳便邀請贏(yíng)政與王賁,朝自家山寨走入。

步入山寨的時(shí)。陳銳笑吟吟的道。

“不過(guò),丑話(huà)咱提前說(shuō)個(gè)明白,這接下來(lái),我說(shuō)的話(huà),你們權當是聽(tīng)人吹牛好了,千萬(wàn)別到外邊嚷嚷?!?/p>

“畢竟,這種話(huà)可不敢亂說(shuō),要是亂說(shuō)的話(huà),說(shuō)不定要掉腦袋的!”

“到時(shí)候,你們自己死就好了,別拉上咱!”

“哪里的話(huà),我等自然也是懂著(zhù)這些道理的,知道什么話(huà)該說(shuō),什么話(huà)不該說(shuō)?!?/p>

贏(yíng)政哈哈一笑,明白陳銳擔心所在。

“那就好,我就喜歡跟聰明人說(shuō)話(huà)!”

陳銳輕輕點(diǎn)頭。

隨之,邀請一眾人,進(jìn)了聚義廳!

“坐吧!”

陳銳率先坐在了一張鋪著(zhù)虎皮的大椅子上,然后,指了指一旁的椅子道。

“這……”

贏(yíng)政與王賁疑惑。

“先生,坐哪???”

“那不是有椅子嗎?”

“椅子?”

贏(yíng)政一臉懵的望著(zhù)那個(gè)木質(zhì)的器具,他面露詫異。

而陳銳這才想起,椅子這玩意,直到宋朝才被普及呢,秦朝時(shí)可沒(méi)這玩意,他穿越之初,就是嫌跪坐不舒服,這才命山寨里面的匠人,制作了幾張椅子擺在聚義廳。

“此物是我的發(fā)明,坐起來(lái)要比坐塌舒服多了,不信的話(huà),你們兩個(gè)坐下試試就曉得了?!?/p>

贏(yíng)政試著(zhù)坐下了,頓時(shí)感覺(jué)一陣舒服。

嗯,跪坐當然沒(méi)有坐椅子上舒服了!

“此物還真不錯?!?/p>

贏(yíng)政感慨,又想到,精通機巧,莫非,此人是墨家之人?

而這時(shí),陳銳則已然開(kāi)口了。

“老趙,剛剛你問(wèn)我是不是因為六國余孽?我明說(shuō)好了,跟他們沒(méi)有任何的關(guān)系,所有問(wèn)題,全在始皇帝一人身上!”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