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 穿越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章節更新 第4章免費閱讀

穿越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章節更新 第4章免費閱讀

2024-05-19 05:13:47 作者:橘子煮酒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穿越大秦的陳銳,意外成為了一個(gè)山寨寨主!他廣積英才,開(kāi)展教育,大煉鋼鐵,為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一場(chǎng)意外,陳銳認識了兩個(gè)老頭,得知有人詆毀秦始皇!“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嬴政一臉激動(dòng):“知我者,陳銳也!”“先生,不瞞你說(shuō),朕就是秦始皇!”陳銳:“???”

    橘子煮酒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它讓人忘卻煩惱,令人心生向往。這部小說(shuō)的名字叫《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是作者橘子煮酒編著(zhù)的一部?jì)?yōu)秀作品?!洞笄兀何液颓厥蓟拾莅炎印返?章主要內容介紹:“敢問(wèn)先生,這鍛煉還有注意飲食,到底該如何去辦???”贏(yíng)政不恥下問(wèn)。畢竟,這.........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第4章 立儲 在線(xiàn)試讀

“敢問(wèn)先生,這鍛煉還有注意飲食,到底該如何去辦???”

贏(yíng)政不恥下問(wèn)。

畢竟,這關(guān)系到他的性命。

“這個(gè)嘛,倒也簡(jiǎn)單!”

陳銳呵呵笑著(zhù)說(shuō)。

“不過(guò),話(huà)說(shuō)回來(lái),任何事情,那都得適量,就像是當下的始皇帝,身體素質(zhì),本就在丹藥的折磨下,已經(jīng)快要不行了,若是再強行的進(jìn)行一番高強度的鍛煉,那豈不是更要加重他身體上的病情?”

“屆時(shí)很有可能會(huì )直接的因為鍛煉過(guò)度而死掉!”

嗯,后世的醫生,老是囑咐病人運動(dòng)運動(dòng),可是,在面對重病病人時(shí),卻又會(huì )收起這套說(shuō)辭。

只因為病重的病人根本就折騰不起,而當下的始皇帝就是如此。

“那,那你說(shuō)說(shuō),具體該如何的鍛煉???”

贏(yíng)政迫不及待的問(wèn)道。

關(guān)乎到自己的身體,他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老趙,你這不是瞎操心嘛?這事和你有什么關(guān)系?”

陳銳翻著(zhù)白眼,敲了敲桌子,又朝外面的幾個(gè)山寨里的手下道。

“本寨主沒(méi)教過(guò)你們???客人來(lái)了,不知道上茶?”

“寨主,茶來(lái)了?!?/p>

外面,有人端著(zhù)茶,送了進(jìn)來(lái)。

這茶嘛,是綠茶。

“這是何物?”

“此乃是茶水,把山間的一些茶樹(shù)的樹(shù)葉晾曬干了之后,再用開(kāi)水沖泡得到的,味道嘛,還算不錯?!?/p>

說(shuō)著(zhù),陳銳突然想到一件事。

他呵呵一笑。

“話(huà)說(shuō)回來(lái),此物對于始皇帝來(lái)說(shuō),正好對癥,多喝這茶,能夠緩解始皇帝的癥狀!”

“哦?”

贏(yíng)政大喜,隨之也不顧燙嘴了,抓起杯子,便往嘴里灌了一口。

也許是心理作用,他在品嘗過(guò)清茶的清香之后。

頓時(shí)感覺(jué)身體要精神了許多,不禁的感慨。

“嗯,這茶喝起來(lái),還是蠻不錯的?!?/p>

“不過(guò),除去茶葉之外,還有別的辦法解那丹藥之毒嗎?”

“有倒是有?!?/p>

陳銳點(diǎn)頭,隨之,感慨道。

“可是有辦法又能怎么樣?”

“咱們在此討論的,難不成還能夠被始皇帝所知?他即便知道了?又會(huì )信?”

說(shuō)話(huà)時(shí),陳銳沒(méi)有注意到,一旁的始皇帝激動(dòng)的呼吸都沉重了些許。

他想說(shuō)。

朕確實(shí)就是始皇帝。

他迫不及待的想從陳銳口中,得到拯救自己身體的辦法,好讓自己多活兩年。

可惜,思索片刻,贏(yíng)政還是沒(méi)有下定決心說(shuō)出自己的身份。

而此時(shí),陳銳則已經(jīng)再度開(kāi)口。

“算了,不提這個(gè)了,咱們還是說(shuō)說(shuō)別的吧?!?/p>

“比如說(shuō),老趙你也該是時(shí)候,為自己做些準備了?!?/p>

“為我自己做些準備?”

贏(yíng)政有些懵。

“對,你身為縣尉,手上也算是掌握著(zhù)一些兵馬,又有縣城的武庫可以動(dòng)用,將來(lái)天下大亂,你也可以有所做為,或是爭霸天下,或是自保,都可以啊?!?/p>

“天下大亂?”

贏(yíng)政驚愕異常。

如果是別人說(shuō)這種話(huà),他肯定會(huì )在憤怒之下,將那個(gè)人給砍了。

可是,當下說(shuō)這句話(huà)的人。

是陳銳。

而陳銳之前的種種,早就讓贏(yíng)政視之為隱世賢才一類(lèi)的人物了。

此時(shí),哪里會(huì )不信,他嘴里面喃喃著(zhù)。

“天下大亂的話(huà),我身為縣尉,應該奉朝廷詔令,出兵討賊的,何至于如此做?”

“那,那豈不是成了亂臣賊子了?”

“也對不起家父的教誨,對不起大秦的恩惠??!”

“哈哈哈哈?!?/p>

陳銳發(fā)出了一連串的大笑。

而一旁,王賁卻是徹底的怒了。

他怒吼一聲。

“你這家伙,分明是在胡說(shuō),大秦關(guān)中有數十萬(wàn)精兵在手,朝廷又有無(wú)數文臣武將,如此優(yōu)勢,即便天下大亂,也可以旦夕平定,哪里需要如此做?”

“怎么?你覺(jué)得我是在胡說(shuō)?”

陳銳發(fā)出了一聲輕笑。

而一旁,贏(yíng)政則是呵斥。

“還不快住嘴!”

“這……”

王賁雖有不服,但是始皇帝的命令,他還是不折不扣的執行了。

于是氣鼓鼓的坐定在椅子上。

“先生,手下人粗魯,不懂事,還請先生不要生氣?!?/p>

贏(yíng)政朝陳銳道歉。

“哪里的話(huà)?!?/p>

陳銳搖了搖頭。

“這也是正常的嘛,畢竟,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我站在你們的角度上,聽(tīng)見(jiàn)有人這么說(shuō),我肯定也會(huì )暴怒的?!?/p>

“而且,他不過(guò)就是個(gè)下人罷了,雖然有力氣,身手武藝想必也不錯,但是,論起對天下大勢的了解,他終究是不成的?!?/p>

一旁,王賁心里氣啊。

他通武侯竟然不了解天下大勢?

竟然成了一個(gè)只有些勇武的武夫?

而一旁,始皇帝則是笑呵呵的問(wèn)道。

“敢問(wèn)先生,那依你之見(jiàn),這一切的根源,又在何處???”

“說(shuō)起來(lái),還是在于始皇帝一人,還是在于大秦本身啊?!?/p>

“不是!”

這下,贏(yíng)政自個(gè)都不樂(lè )意了。

廢話(huà),這小子說(shuō)自己馬上要死了,結果到頭來(lái),又說(shuō)一切的罪過(guò),都在于自己?

自個(gè)死了還得背口黑鍋?

“老趙啊,看來(lái)你跟你這個(gè)下人比,強不到哪去,都是些凡夫俗子,竟然現在都沒(méi)有看清楚癥結之所在?!?/p>

“什么癥結之所在?”

贏(yíng)政皺眉。

“簡(jiǎn)單,兩個(gè)了,立儲!”

“立儲?”

贏(yíng)政若有所思。

“始皇帝自以為不死之身,所以,一直沒(méi)有立下明確的皇位繼承人,如此一來(lái),假若他有朝一日死了,那天下,當會(huì )如何?”

“這個(gè)……”

贏(yíng)政臉色驟然一變。

皇位繼承人空懸,自己兒子又那么多,怕是要進(jìn)行一番殘酷的皇位斗爭?屆時(shí),無(wú)論是誰(shuí)勝,只怕對于大秦來(lái)說(shuō),都無(wú)任何好處。

不過(guò),隨之,贏(yíng)政便又皺眉。

“可是,大秦也不歸無(wú)按宗法辦事的,歷代先王,沒(méi)有留下指點(diǎn)世子,皆是按照宗法,有嫡立嫡,無(wú)嫡立長(cháng),大秦宗室長(cháng)者,朝中大臣,不是不懂這個(gè)道理,自然會(huì )立長(cháng)公子扶蘇的,這個(gè)立儲一事,根本不是問(wèn)題??!”

“哈哈,老趙,你想的太簡(jiǎn)單了,太簡(jiǎn)單了??!”

陳銳輕笑著(zhù)搖了搖頭。

“先不提扶蘇的能力,就先說(shuō)一件事,沒(méi)有明確的指定儲君,扶蘇的人緣,老趙你想必也有耳聞,你說(shuō)說(shuō),朝中大臣,愿意立一個(gè)討厭自己的人,登上帝位嗎?”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