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網(wǎng)友評價(jià)如何 精彩章節6賞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網(wǎng)友評價(jià)如何 精彩章節6賞析

2024-05-19 05:14:05 作者:橘子煮酒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穿越大秦的陳銳,意外成為了一個(gè)山寨寨主!他廣積英才,開(kāi)展教育,大煉鋼鐵,為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一場(chǎng)意外,陳銳認識了兩個(gè)老頭,得知有人詆毀秦始皇!“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嬴政一臉激動(dòng):“知我者,陳銳也!”“先生,不瞞你說(shuō),朕就是秦始皇!”陳銳:“???”

    橘子煮酒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章節介紹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是作者橘子煮酒執筆的一部?jì)?yōu)秀之作,小說(shuō)選取內容新穎,結構合理,流暢連貫,情趣盎然,可讀性強?!洞笄兀何液颓厥蓟拾莅炎印返?章內容概要:“如此,大秦危矣!”陳銳一拍桌子,然后,咕咚灌了口茶水。而一旁的贏(yíng)政與王賁二人,.........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第6章 吃飯?得付錢(qián)! 在線(xiàn)試讀

“如此,大秦危矣!”

陳銳一拍桌子,然后,咕咚灌了口茶水。

而一旁的贏(yíng)政與王賁二人,卻是震驚之余,又一陣的頭皮發(fā)麻。

因為,二人在心里揣測了一下。

陳銳所言的,極有可能會(huì )在始皇帝駕崩之后發(fā)生。

“此事,不至于會(huì )這么嚴重吧?”

贏(yíng)政佯裝淡定,他擠出個(gè)笑容。

“畢竟,扶蘇也不是傻子,他又蒙恬蒙毅的三十萬(wàn)長(cháng)城大軍支持,又有那么多人支持,想必不至于會(huì )輕易的放棄爭奪帝位的機會(huì )吧?”

“老趙啊,你還是太天真了!”

陳銳輕笑著(zhù)搖了搖頭。

說(shuō)著(zhù),正當陳銳準備解釋呢。

外面,響起了仆人的喊聲。

“寨主,飯做好了,要不要給您端上來(lái)?”

“飯做好了?”

陳銳眼睛一亮,頓時(shí)只感覺(jué)腹中饑餓,可不是,出來(lái)打獵一上午,又跟這倆人一陣的狂噴,眼下早就餓了,只是剛剛吹牛吹的太過(guò)于激動(dòng)。

一時(shí)間,竟然忘了饑餓了。

“還愣著(zhù)干嘛,快些把飯端上來(lái)??!”

說(shuō)著(zhù),他朝面前的老趙還有王賁拱了拱手。

心道,你二人一個(gè)身材魁梧,一個(gè)又大腹便便,一看便是大肚漢,留你們吃飯,那還不得把咱吃窮了?

“二位,不好意思,咱要吃飯了,就不留二位了,我送二位下山如何?”

“呃……”

贏(yíng)政一臉黑線(xiàn)。

你這人怎么這么不講禮數?

就算是不想留我們吃飯,終究也得客氣一下吧?

而我也不是那種虛情假意之人,正好也可以順水推舟,坐下來(lái)吃上一頓了。

這時(shí)候,贏(yíng)政只聞到空氣里一股誘人的香氣襲來(lái),隨之,他嘴里不免的分泌出來(lái)了口水。

“這,這是何物啊,怎么如此之香?我也算是見(jiàn)過(guò)世面的了,還從來(lái)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這么香的東西呢?!?/p>

“就是紅燒肉還有魚(yú)香肉絲,外加一盤(pán)炒豆芽,應該還有些油炸小肉丸!”

陳銳喃喃著(zhù)。

又掃了眼面前流口水的二人。

翻著(zhù)白眼道。

“別指望著(zhù)咱留你二人吃飯,我這山寨窮的很,多一雙筷子都不成,要想吃飯的話(huà),回自己家吃?!?/p>

“實(shí)在不行的話(huà),給錢(qián)也成!”

“這……”

贏(yíng)政有些無(wú)語(yǔ),你這先生,怎么這么摳???

他朝王賁看了眼。

后者搖了搖頭。

嗯,一個(gè)皇帝,一個(gè)通武侯,誰(shuí)出門(mén)會(huì )帶錢(qián)???

要什么,別人直接就給送過(guò)來(lái)了。

見(jiàn)此,贏(yíng)政只能無(wú)奈的,在懷里一陣摸索,掏出來(lái)一塊玉佩。

“此物來(lái)抵飯錢(qián),如何?”

“喲?”

陳銳一驚,瞬間大喜,這是塊玉啊,價(jià)格想必不菲,能值幾兩黃金,如此一來(lái),豈不是可以換上大把的銅錢(qián)。

“瞧你說(shuō)的,都是朋友,客氣什么???”

陳銳將玉佩塞入到懷里,隨之,拍打著(zhù)贏(yíng)政的肩膀。

“那就一塊坐下吃飯吧?!?/p>

“我這么直說(shuō)了吧,我這的飯菜,保證是你們這輩子吃到過(guò)的最好吃的東西?!?/p>

說(shuō)著(zhù),仆人們已經(jīng)將飯菜給端了上來(lái)。

飯菜上齊。

贏(yíng)政詫異的望著(zhù)面前這些他從來(lái)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的,又香氣撲鼻的東西,驚訝異常。

陳銳動(dòng)手,給二人一人盛好一碗米飯,然后,推到了二人的面前,然后說(shuō)道。

“老趙,老王,你二人嘗嘗?!?/p>

“好好?!?/p>

贏(yíng)政絲毫不客氣的接過(guò)碗筷。

倒是王賁,顯得有些猶豫。

他朝贏(yíng)政看了眼。

然后拒絕道。

“不了,不了,我一個(gè)下人,哪有資格上桌與您一起吃飯???”

“瞧你這話(huà)說(shuō)的,你要是不吃,那錯過(guò)這村,可就沒(méi)這店了!”

陳銳不耐煩的說(shuō)道。

而一旁的贏(yíng)政,則直接道。

“讓你坐下你就坐下吃就是了?!?/p>

“是是!”

得了贏(yíng)政的允許之后。

王賁沒(méi)有半點(diǎn)的扭捏。

他這么個(gè)壯漢,體力消耗是極大的,眼下早就餓了。

他拿起筷子,就著(zhù)米飯,隨后夾了一片紅燒肉,然后,放入碗里,嘗了一口,頓時(shí)間,王賁只感覺(jué)自己的味蕾被那紅燒肉的美妙滋味給彌漫了。

一時(shí)間,他是三下五除二的,便吃掉了一大片。

又陸續的嘗了一下魚(yú)香肉絲還有豆芽之類(lèi)的菜。

是頻頻點(diǎn)頭。

“這菜可真好吃啊?!?/p>

贏(yíng)政比他吃相要好些。

此時(shí)亦是在頻頻點(diǎn)頭。

“的確好吃,實(shí)在是讓人難以想象,世間竟然有如此美味的飯菜!”

是啊,簡(jiǎn)直太好吃了。

贏(yíng)政活了這么多年。

就沒(méi)吃過(guò)這么好吃的東西。

因為當下不過(guò)是秦朝罷了。

可不是烹調手藝發(fā)達的明清。

炒菜這玩意,眼下還沒(méi)問(wèn)世呢。

贏(yíng)政即便是貴為天下,平時(shí)吃東西,也無(wú)外乎就是蒸煮這兩種方法所烹調出來(lái)的飯菜,味道嘛,可想而知了!

此時(shí),猛一吃這炒菜與紅燒肉。

那是吃了之后,還想吃啊。

一口氣,往常飯量并不是太大的贏(yíng)政,竟然就著(zhù)這些菜,干掉了三碗米飯!

至于一旁的王賁。

那就更夸張了。

竟然還把菜湯給倒到了碗里。

“呃……”

“不用急,不夠吃了,廚房還有呢?!?/p>

陳銳在一旁勸道。

“還有呢?”

正就著(zhù)菜湯泡飯的王賁臉色微變。

而贏(yíng)政,卻是感慨道。

“還真如你所言,你這的飯菜,為何會(huì )這么的好吃呢?我這還從來(lái)沒(méi)有吃過(guò)如此好吃的飯菜呢!”

在贏(yíng)政看來(lái)。

就是皇宮里面那些所謂的御廚,都不見(jiàn)得能夠做出這么好吃的東西。

此時(shí),他意猶未盡的抹了抹嘴巴。

“老趙,看來(lái)你是吃飽了,那咱們就聊點(diǎn)別的吧,正好,消消食!”

陳銳朝贏(yíng)政提議。

“消食?”

“就是活動(dòng)一下,常言道,飯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呢,咱們出去邊散步邊聊天?!?/p>

“這是真的?”

贏(yíng)政眼睛一亮,莫非,這就是那傳說(shuō)中的鍛煉?

他點(diǎn)點(diǎn)頭。

“那咱們出去走走?”

“好!”

聚義廳外。

贏(yíng)政與陳銳,走在山寨里。

而王賁跟在身后,則在打量著(zhù)周遭山寨的情況。

山寨不大,說(shuō)是山寨,倒像是一個(gè)四周修有寨墻的村子罷了。

里面只有幾百人而已,而路邊的人,見(jiàn)到陳銳,則會(huì )恭敬的稱(chēng)呼上一聲寨主。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