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by橘子煮酒全文免費閱讀第7章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by橘子煮酒全文免費閱讀第7章

2024-05-19 05:14:19 作者:橘子煮酒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穿越大秦的陳銳,意外成為了一個(gè)山寨寨主!他廣積英才,開(kāi)展教育,大煉鋼鐵,為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一場(chǎng)意外,陳銳認識了兩個(gè)老頭,得知有人詆毀秦始皇!“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嬴政一臉激動(dòng):“知我者,陳銳也!”“先生,不瞞你說(shuō),朕就是秦始皇!”陳銳:“???”

    橘子煮酒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章節介紹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是一部可讀性很強的網(wǎng)絡(luò )作品,整部小說(shuō)伏筆交錯,連環(huán)布局,情節意外卻又在情理之中,具有極強的藝術(shù)感染力和可讀性。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第7章內容簡(jiǎn)介:“先生,您這里的人,為何稱(chēng)呼您為寨主?您為何帶著(zhù)百姓們,居.........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第7章 趙高要殺扶蘇! 在線(xiàn)試讀

“先生,您這里的人,為何稱(chēng)呼您為寨主?您為何帶著(zhù)百姓們,居于這山上???”

贏(yíng)政詫異的問(wèn)道。

在他看來(lái),陳銳不像是那種常見(jiàn)的山中土匪,倒像是個(gè)隱世的大賢,可是,為何他要居住在這深山里面呢?

還嘯聚山林,聚起了一大幫的人呢?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這是在為將來(lái)做準備!”

陳銳不假思索的說(shuō)。

說(shuō)著(zhù),一邊走在山寨里,陳銳邊朝一旁的贏(yíng)政道。

“老趙,你之前也聽(tīng)我說(shuō)了,始皇帝只有不到一年的壽命了?!?/p>

“始皇帝一死,那勢必會(huì )天下大亂?!?/p>

“而一旦天下大亂啊,我們要如何處身于這亂世當中呢?”

“所以,你這是在提前積蓄實(shí)力?”

贏(yíng)政思索片刻后說(shuō)道。

“嗯!”

陳銳輕輕點(diǎn)頭。

“我們必須要為將來(lái)做些準備,如果不提前做好準備,那么,將來(lái)天下大亂,在這場(chǎng)涉及天下的亂世里,我等怕是連保命都不能做到??!”

“老趙,我看你也是有錢(qián)人,還是一縣的縣尉,手上掌握的兵馬雖然不多,但是,兩千人還是有的吧?將來(lái)亂世,以你的身份,起一縣男丁為兵,五千大軍也拉出來(lái)了?!?/p>

“而且,看你隨身的一塊玉佩,想必,家里的家私,也頗為豐厚吧?”

“那倒是?!?/p>

贏(yíng)政輕輕點(diǎn)頭。

他試探問(wèn)道。

“不過(guò),先生……”

“叫什么先生???怪生分的,直接叫我陳銳,或是老陳就是了?!?/p>

“那,那好吧?!?/p>

贏(yíng)政猶豫片刻,接受了這個(gè)稱(chēng)呼。

“老陳,你是打算為將來(lái)做什么準備的?”

“這個(gè)嘛?!?/p>

陳銳面露深沉。

“簡(jiǎn)單!先圖自保,再圖天下!”

“而老趙你,要人有人,要錢(qián)有錢(qián),何不與我一同共舉大事呢?將來(lái)的話(huà),榮華富貴什么的,少不了你的?!?/p>

“這……”

贏(yíng)政面色一滯。

敢情,你到頭來(lái),還是要造我大秦的反???

王賁則是大怒。

“你這家伙,口口聲聲說(shuō)大秦如何如何,敢情,還是想造我大秦的反???”

“你別生氣??!”

陳銳朝王賁翻了翻白眼。

“誰(shuí)告訴你要選反了?我這真說(shuō)好了,大秦雖然好,我也不忍心看著(zhù)大秦亡國,可是,問(wèn)題在于,這并非是你我所能左右的,一年之后,始皇帝必然駕崩,天下大亂,六國余孽勢必會(huì )滅亡大秦,屆時(shí),我們必須給自己找一條新的出路,否則的話(huà),光憑你我幾人,想要在亂世里保全性命,那純屬是癡心妄想!”

“你這這么篤定?”

贏(yíng)政有些驚愕與陳銳的篤定。

“大秦眼下,內有百萬(wàn)雄兵,又有無(wú)數的文臣武將,猛將如云,關(guān)中的數百萬(wàn)老秦人,那更是隨時(shí)可以整軍出征,何至于會(huì )如此?”

“老趙,你且聽(tīng)我慢慢說(shuō)?!?/p>

陳銳笑著(zhù)示意老趙不要嚷嚷。

“你說(shuō)的這些,是存在,可是,那又如何?如果趙高扶持胡亥登基,后者為了自己和私欲,而趙高呢?為了更大的權力,勢必會(huì )加大對天下人的盤(pán)剝的,甚至,還會(huì )在朝堂上大肆的掃除異已,如此一來(lái),沒(méi)了文臣武將,失了關(guān)中五百萬(wàn)老秦人的人心,他拿頭跟六國打???”

“屆時(shí),大秦必亡,為了保全你我的性命,我們必須提前做好準備!”

“不至于吧?”

贏(yíng)政還是不肯相信。

他皺眉道。

“扶蘇公子在始皇帝在位時(shí),就不顧其權威,屢次犯顏直諫,即便是不能登基為帝,那也不至于會(huì )看著(zhù)趙高這么的猖狂下去的,而且,扶蘇公子又有蒙恬的三十萬(wàn)長(cháng)城大軍在身后,區區一個(gè)趙高,又如何能夠對付的了他們?”

說(shuō)著(zhù),贏(yíng)政便逐漸的自信了趕來(lái)。

他說(shuō)道。

“何況,趙高再厲害,終究不過(guò)是一個(gè)區區的中車(chē)府令,莫不是,他還能對付的了這三十萬(wàn)的大軍嗎?”

“哈哈哈哈!”

陳銳發(fā)出了一連串的大笑。

他指了贏(yíng)政。

“老趙啊,老趙,你糊涂啊,你糊涂啊?!?/p>

“我,我糊涂?”

贏(yíng)政臉色一黑。

朕會(huì )糊涂?

朕可是你口中所說(shuō)的千古一帝,那會(huì )糊涂嗎?

正當他生氣時(shí),陳銳的話(huà),再度響起。

“老趙,你說(shuō)趙高需要對付扶蘇公子,還有他身后的一派人馬,以及蒙恬的三十萬(wàn)大軍是吧?”

“對??!”

贏(yíng)政點(diǎn)點(diǎn)頭。

“而趙高,斷然是做不到這一地步的,所以,胡亥與他,即便是胡作非為,想必,也不至于會(huì )讓大秦在短短一年里,轟然的倒塌吧?”

“可笑!”

陳銳發(fā)出了一聲嗤之以鼻的嘲笑。

“你啊,想的太復雜了!”

“你以為,趙高他需要對付長(cháng)公子扶蘇身后的所有支持者,還有蒙恬的三十萬(wàn)大軍嗎?”

“我直說(shuō)了吧,對于趙高而言,對于胡亥而言,他們只需要對付兩個(gè)人就是了!”

“扶蘇,還有蒙恬!”

“這是何意?”

贏(yíng)政懵了。

他弄不明白,為何陳銳會(huì )如此說(shuō)。

“在你眼里,扶蘇身后的黨羽,還有蒙恬的三十萬(wàn)大軍?那都是擺設嗎?”

“老趙啊,跟你交流太累了?!?/p>

陳銳搖頭。

“我怎么感覺(jué)你腦子不太靈光???直到現在都沒(méi)弄明白問(wèn)題?”

“呃……”

贏(yíng)政臉色微變,這時(shí)候,陳銳無(wú)奈的嘆息道。

“說(shuō)實(shí)在的,甚至趙高還有胡亥,都不需要自己動(dòng)手,扶蘇與蒙恬,就會(huì )自己去死了!”

“這,這怎么可能?”

贏(yíng)政呆住了。

他反駁。

“蒙恬與扶蘇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會(huì )自己去死呢?”

“哼,怎么不可能?”

陳銳冷笑,他拍打著(zhù)贏(yíng)政的肩膀。

“老趙,你莫非忘記了一件事吧,趙高他能夠發(fā)出一道讓胡亥登基的假詔書(shū),那么,他為什么不能再發(fā)出一道,解除蒙恬軍職,將其下獄,然后賜死的詔書(shū)?”

“發(fā)出一道,讓扶蘇自殺的詔書(shū)呢?”

“反正,這對于他而言,也不過(guò)是舉手之勞而已!”

“這,這趙高,他……他敢殺扶蘇?”

贏(yíng)政身軀一震臉色都變的慘白。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