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 風(fēng)靡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全章節免費分享

風(fēng)靡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全章節免費分享

2024-05-19 05:14:35 作者:橘子煮酒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穿越大秦的陳銳,意外成為了一個(gè)山寨寨主!他廣積英才,開(kāi)展教育,大煉鋼鐵,為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一場(chǎng)意外,陳銳認識了兩個(gè)老頭,得知有人詆毀秦始皇!“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嬴政一臉激動(dòng):“知我者,陳銳也!”“先生,不瞞你說(shuō),朕就是秦始皇!”陳銳:“???”

    橘子煮酒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章節介紹

穿越題材小說(shuō)《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給該類(lèi)型小說(shuō)的發(fā)展提供了活力。確切的說(shuō),作者橘子煮酒在該領(lǐng)域開(kāi)創(chuàng )了一個(gè)全新的時(shí)代。它的熱度,足以證明它的經(jīng)典。該小說(shuō)(第8章高筑墻廣積糧?。﹥热萁榻B:“對??!”陳銳重重的點(diǎn)頭?!坝惺裁床桓业??”“何況.........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第8章 高筑墻,廣積糧! 在線(xiàn)試讀

“對??!”

陳銳重重的點(diǎn)頭。

“有什么不敢的?”

“何況,誰(shuí)知道是趙高殺的呢?”

陳銳攤開(kāi)手來(lái)問(wèn)道。

“在天下人看來(lái),這些東西,可都是出自始皇帝的詔書(shū)啊,在扶蘇看來(lái),同樣如此,身為孝子,他自然會(huì )引頸就戮,然后,自殺而死!”

“屆時(shí),他胡亥,他趙高,不費一兵一卒,便可以登上帝位,到時(shí)候,又有誰(shuí)能夠制約趙高,制約胡亥的呢?”

“我……”

贏(yíng)政驚的,渾身冷汗。

他細細的想了想。

這一切,絕對可能!

因為,贏(yíng)政自己清楚,他的生活起居,他的詔書(shū),詔令,這些東西,一直都是由趙高一人進(jìn)行草擬的。

也就是說(shuō)。

如果趙高真的在他死后,封鎖消息。

然后,發(fā)出幾道這樣的詔書(shū)的話(huà)。

那么,一切都會(huì )像是陳銳所言的那般,淪為現實(shí)!

扶蘇這個(gè)打小雖然與自己政見(jiàn)相左,但是卻十分孝順的孩子,勢必會(huì )自殺!

想到這,贏(yíng)政不禁的回想起來(lái)了趙高的種種。

不得不說(shuō),趙高是一個(gè)大大的忠臣。

在當初,始皇帝的數次遇刺當中。

趙高,皆是在竭力的保護著(zhù)始皇帝的安全,甚至,用自己的身軀為贏(yíng)政擋著(zhù)刺客。

在贏(yíng)政看來(lái)。

趙高是再忠心不過(guò)的一個(gè)臣子了。

可是,這么個(gè)臣子,竟然要殺自己的兒子。

還是自己的長(cháng)公子扶蘇!

贏(yíng)政,就不能容忍了!

贏(yíng)政至今,猶記得當初扶蘇出生的時(shí)候,那時(shí),他尚且處身在呂不韋的陰影下,處在母后趙姬的掌控當中。

當時(shí),扶蘇出生時(shí),那是一個(gè)電閃雷鳴的雨夜。

在那個(gè)晚上,一直站在殿外守候著(zhù)的贏(yíng)政,擁有了自己的第一個(gè)兒子——扶蘇!

而正是扶蘇的出世,讓贏(yíng)政意識到,自己不能再當一個(gè)傀儡了。

他身為父親的責任,必須保護好妻兒,在那一日撲殺了趙姬為自己生下的兩個(gè)弟弟之后,贏(yíng)政聽(tīng)到母親在罵自己。

可是,她何嘗想過(guò)。

如果當初,嫪毐叛亂成功了。

那被撲殺的,將是他,還有他的長(cháng)子扶蘇!

雖然一直以來(lái),隨著(zhù)長(cháng)子年齡見(jiàn)長(cháng),開(kāi)始擁有自己的主見(jiàn)時(shí),開(kāi)始同大多數父子一樣,與贏(yíng)政產(chǎn)生沖突,甚至,一度讓始皇帝暴怒。

但是,贏(yíng)政卻從來(lái)沒(méi)有,對扶蘇下過(guò)殺心。

甚至,哪怕是在扶蘇為那些儒生們求情時(shí)。

贏(yíng)政也不過(guò)是將扶蘇給安排到蒙恬軍中,將其“發(fā)配”。

但實(shí)際上?

這不過(guò)只是一個(gè)老父親想要讓兒子在軍旅當中,磨煉一下性子少一些婦人之仁,多一些大秦君王的鐵血罷了。

這不過(guò)是身為父親,對兒子的一番苦心罷了。

可是如今。

竟然有人,有人要殺自己兒子!

贏(yíng)政當下,瞬間是怒發(fā)沖冠。

他的一雙拳頭,捏的是咯咯作響。

他是喜歡趙高。

賞識后者,重用這個(gè)能夠很好的駕好車(chē)馬,并且,寫(xiě)得一手好字的中車(chē)府令。

可是,這并不意味著(zhù)始皇帝對他的寵信。勝過(guò)了自己的兒子!

朋友之間,關(guān)系再好。

能夠勝過(guò)父子?

何況是這種單純的上下屬關(guān)系?

只要他敢動(dòng)自己的扶蘇。

只要,趙高敢作出出格之事,他贏(yíng)政將會(huì )毫不猶豫的,將后者給格殺!

五馬殺尸!

甚至還可能會(huì )在其身上,使用新的刑罰!

可是,這一前,都有一個(gè)前提。

那便是。

趙高,他真的會(huì )如此做?

贏(yíng)政有些狐疑。

雖然陳銳的種種推理,都是有可能的。

但,推理終究是假設罷了。

誰(shuí)敢保證,這一切真的會(huì )發(fā)生呢?

“老陳,你說(shuō)的雖有些道理,可是,你就如此篤定趙高會(huì )這么做?萬(wàn)一,萬(wàn)一他并沒(méi)有這個(gè)膽子呢!”

“萬(wàn)一,他壓根就沒(méi)有這份心思呢?”

“萬(wàn)一,這只是你一個(gè)猜測呢?”

“他一定會(huì )這么做的!”

陳銳十分的篤定。

廢話(huà)。

歷史上真實(shí)發(fā)生的事情。

那還有假?

還需要去證實(shí)?

“要么這樣好了,咱們做個(gè)賭注如何?”

“賭注?”

贏(yíng)政一呆。

“一年之后,如果事情真的如我所料的這般,老趙你日后,以我為主,追隨我,而如此與事實(shí)相左,那則反之!”

“真的?”

贏(yíng)政眼睛一亮。

雖然陳銳所言的俱是假設。

但,在贏(yíng)政看來(lái),陳銳就是一個(gè)不世出的隱世大賢。

這樣的人才,若是能夠為自己所用。

于大秦帝國的江山社稷而言,無(wú)疑是件好事。

他當即便點(diǎn)點(diǎn)頭。

“好,那我愿意賭,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陳銳笑道。露出個(gè)笑容。

“老趙,咱們拭目以待,不過(guò),我可明說(shuō)了,這一回,你可是輸定了!”

“我輸定了?這時(shí)候還沒(méi)到,你怎么知道?”

贏(yíng)政笑著(zhù)說(shuō)道,隨之,又道。

“你說(shuō)說(shuō),將來(lái)如果天下真的大亂了的話(huà),你會(huì )如何是好?會(huì )怎么辦呢?”

“簡(jiǎn)單!”

陳銳不假思索。

“高筑墻,廣積糧,緩稱(chēng)王!”

“這是?”

贏(yíng)政細細的琢磨著(zhù)九個(gè)字。

卻不知道,這九個(gè)字,卻是古代亂世的核心真理。

“總結趕來(lái),就是一句話(huà),猥瑣發(fā)育,不要浪,等到天下群雄,爭了你死我活之后,屆時(shí),我已經(jīng)種田發(fā)展數年,兵強馬壯,糧草充沛,還怕收拾不了天下?”

“咦?”

贏(yíng)政若有所思。

隨之驚嘆。

“先生大才啊,這九字所言,細細琢磨下來(lái),這大秦興起,也正是因為這九個(gè)字嘛!”

“大秦,不就是一直閉守函谷關(guān),然后修內政,練精兵,屯糧草,不爭天下,隨后,一鳴得以,一鳴驚人,如此,才攻占六國的!”

“不錯啊?!?/p>

陳銳點(diǎn)點(diǎn)頭。

“老趙你也是頗有眼光的,咱們就得這么做!”

“最后,咱們可以等到六國之軍,入關(guān)中大肆屠戮之后,再入關(guān)中,如此,關(guān)中百姓,必定會(huì )心向我們,屆時(shí),有關(guān)中百萬(wàn)老秦人們在手,再加上咱們歷年之積累,何愁天下不平?”

陳銳說(shuō)的,正是歷史上劉邦的路線(xiàn),劉邦就是在項羽屠了秦朝宗室后,然后約法三章,獲得關(guān)中百姓們的支持,最終,才有了大漢帝國的興起。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