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陳銳鄭姝在一起了嗎 大結局最新章節9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陳銳鄭姝在一起了嗎 大結局最新章節9

2024-05-19 05:14:46 作者:橘子煮酒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穿越大秦的陳銳,意外成為了一個(gè)山寨寨主!他廣積英才,開(kāi)展教育,大煉鋼鐵,為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一場(chǎng)意外,陳銳認識了兩個(gè)老頭,得知有人詆毀秦始皇!“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嬴政一臉激動(dòng):“知我者,陳銳也!”“先生,不瞞你說(shuō),朕就是秦始皇!”陳銳:“???”

    橘子煮酒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章節介紹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是當前炙手可熱的小說(shuō),由作者橘子煮酒編寫(xiě),整個(gè)故事波瀾起伏,讓人讀罷蕩氣回腸?!洞笄兀何液颓厥蓟拾莅炎印返?章介紹:“你說(shuō)的,倒有些道理,得關(guān)中秦人,霸業(yè)可成啊!”贏(yíng)政沉吟片刻點(diǎn)點(diǎn)頭。心里又是道。此人到最后,還不是.........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第9章 始皇帝的想法 在線(xiàn)試讀

“你說(shuō)的,倒有些道理,得關(guān)中秦人,霸業(yè)可成啊!”

贏(yíng)政沉吟片刻點(diǎn)點(diǎn)頭。

心里又是道。

此人到最后,還不是靠著(zhù)大秦的數代之積累,靠著(zhù)大秦的關(guān)中老秦人嗎?

不過(guò),話(huà)又說(shuō)回來(lái)了。

自己家里的秦軍,還有那關(guān)中沃野千里,數百萬(wàn)秦制下的百姓,放眼天下,又有哪個(gè)地方所能比擬呢?

陳銳則在一旁絮絮叨叨著(zhù)道。

“老趙,將來(lái)得了關(guān)中,如此一來(lái),你我二人,定鼎天下,只不過(guò)是時(shí)間的問(wèn)題,屆時(shí),你的功勞是大大的,不說(shuō)封王了,一個(gè)萬(wàn)戶(hù)侯是少不了的!”

陳銳呵呵笑著(zhù)。

他有這個(gè)自信。

在當下的這個(gè)時(shí)代。

只要給自己時(shí)間,那么,無(wú)論是劉邦,亦或者是項羽,還有那渣渣一般的六國余孽,都不會(huì )是自己的對手!

畢竟,身為穿越者。

他有兩千多年的歷史積累。

而這些后世的知識,也將是陳銳縱橫于這秦朝末年的資本。

如果是穿越到統一六國之初。

陳銳或許還會(huì )抱著(zhù)為大秦效力的想法。

給秦始皇一份世界地圖,然后,再給他一些技術(shù)支持,讓始皇帝真正的一統天下,當上一個(gè)地球球長(cháng)!

可是當下,始皇帝只有不到一年的壽命了。

自己即便是找到他,也不見(jiàn)得能夠救回秦始皇。

如此一來(lái),索性便另起爐灶。

早早的,為自己做些準備吧!

為不久的將來(lái),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在這亂世當中,闖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

不過(guò),古往今來(lái),選反亦或者是起兵,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劉邦有自己的一幫沛縣鄉黨們,六國余孽們有他們自己的復國勢力在。

至于項羽嘛,他本就是楚國貴族,反觀(guān)陳銳,除了那個(gè)便宜老爹留下來(lái)的一個(gè)不過(guò)幾百人的小山寨之外,便是身無(wú)長(cháng)物。

連錢(qián)都沒(méi)有多少。

而眼前突然間出現的老趙,不免的讓陳銳生出了拉攏之心。

甭說(shuō)對方的縣尉身份,就從他給了自己一塊價(jià)格不菲的和田玉玉佩來(lái)看,便足以知道此人的闊綽。

有錢(qián),還有權。

這樣的人物,可謂是再好不過(guò)的天使投資人了。

陳銳怎么能不費些心思,拉攏一二呢?

“好好好,那咱們可說(shuō)定了,茍富貴,匆相忘!”

贏(yíng)政呵呵笑著(zhù),朝陳銳拱手。

而陳銳,一拍胸脯,大咧咧的道。

“那是自然?!?/p>

“將來(lái)兄弟混好了,少不得你老趙的好處!”

說(shuō)著(zhù),陳銳撇了眼一旁的王賁,心道,這種彪悍的人物,將來(lái)可是一位猛將。

便說(shuō)。

“還有老王,咱也不會(huì )忘記你的,到時(shí)候,給你封個(gè)將軍當當!”

“哈哈哈哈?!?/p>

空氣里,頓時(shí)響起贏(yíng)政的大笑聲。

這時(shí)候,他看了眼外面的天色。

“時(shí)候不早了,我就先告辭了?!?/p>

“那慢走不送!”

陳銳一拱手,朝二人道。

“好好?!?/p>

贏(yíng)政點(diǎn)點(diǎn)頭,又朝那桌子上剩下的盤(pán)子瞅了眼。

嘴里不免的分泌出來(lái)大量的口水。

“話(huà)說(shuō),你這的菜……”

“害,這算什么?老趙想吃,隨時(shí)過(guò)來(lái)吃便是了?!?/p>

陳銳說(shuō)。

“那敢情好?!?/p>

贏(yíng)政大喜,可接下來(lái)陳銳的話(huà),卻是讓他額頭上不免的冒出幾道黑線(xiàn)來(lái)。

“沒(méi)什么,只要老趙你給飯錢(qián)就是了!”

“呃……”

贏(yíng)政臉色微變,但還是一拱手。

“那行,咱們改日再會(huì )!”

山寨外。

下山的路上。

王賁看了眼不遠處的山寨。

“陛下,此人,是不是應該殺掉?”

“殺掉?”

贏(yíng)政眉頭一挑。

王賁在一旁道。

“此人深不可測,而且,有意要謀反,這種人一旦發(fā)展起來(lái),后果不堪設想啊,索性在他還沒(méi)有多大勢力時(shí),由末將帶兵將其給平掉好了?!?/p>

“哈哈哈哈?!?/p>

贏(yíng)政發(fā)出一聲大笑。

他眼神里,流露出來(lái)睥睨天下的威嚴,只見(jiàn)他自信的朝身后的山寨看了眼。

“不必!”

“此人有大才?!?/p>

“朕不會(huì )殺他!”

“可是……”

王賁有些猶豫。

“此人對我大秦,并非是太過(guò)于反感,他不過(guò)是想于亂世之中自保而已,不過(guò),朕眼下又不會(huì )死,為何要殺他?不如將此人留著(zhù),這種隱世的大賢,如若能夠為我大秦所用,那該有多好?”

“陛下圣明?!?/p>

王賁送上一記馬屁。

……

山下。

由于當下的時(shí)代,沒(méi)有馬蹬,所以,騎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始皇帝是坐車(chē)來(lái)的,寬敞的車(chē)輿里面,贏(yíng)政坐定,面露深思,而前面的王賁,小心翼翼的催動(dòng)馬匹前行。

這時(shí)候,贏(yíng)政開(kāi)口了。

“王賁?!?/p>

“末將在?!?/p>

后者連忙應腔。

“朕問(wèn)你,趙高你如何看?”

“這……”

王賁面露凝重之色,隨之,只見(jiàn)他沉聲道。

“臣以為,那個(gè)陳銳所言的有些道理,而且,極有可能!”

“對,極有可能??!”

贏(yíng)政微微點(diǎn)頭。

隨之,又喃喃道。

“不過(guò),只是一個(gè)可能,就要治趙高的罪?”

想到這,贏(yíng)政眉頭一鎖,殺別人也就罷了,趙高乃是中車(chē)府令,相當于大秦的交通部部長(cháng),這樣的人,殺起來(lái)可沒(méi)那么簡(jiǎn)單的。

那是需要一個(gè)合適的理由的。

想到這里。

贏(yíng)政面露深思,隨之,他眼睛一亮。

“王賁,停下車(chē)來(lái)!”

“陛下,您這是?”

“朕讓你停下車(chē)!”

“諾?!?/p>

王賁將馬車(chē)停下,隨之,他一臉的疑惑,朝身后看去。

只見(jiàn)此時(shí)的車(chē)輿里面,贏(yíng)政端坐在其中,已經(jīng)自顧自的取來(lái)了筆墨還有那用來(lái)書(shū)寫(xiě)圣旨用的上好帛布,準備動(dòng)筆。

可是,隨之,贏(yíng)政又覺(jué)得不妥。

他猶豫片刻。

故意的讓手掌顫抖起來(lái),隨之,一個(gè)個(gè)顫抖著(zhù)的字跡,呈現在這帛布上面,而一旁的王賁,看著(zhù)面前的一幕。

則從開(kāi)始的疑惑。轉變成了震驚,隨之,又恍然間明白了過(guò)來(lái)。

待到贏(yíng)政整整寫(xiě)了一份完整的圣旨,并且,親自的署名后,只聽(tīng)見(jiàn)贏(yíng)政囑咐道。

“等會(huì )回到行宮,王賁,你且這樣……”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