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語(yǔ)樂(lè )文學(xué)網(wǎng)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 【連載】《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最新章節:第10章始皇帝死了?秘不發(fā)喪!

【連載】《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最新章節:第10章始皇帝死了?秘不發(fā)喪!

2024-05-19 05:14:58 作者:橘子煮酒
  •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穿越大秦的陳銳,意外成為了一個(gè)山寨寨主!他廣積英才,開(kāi)展教育,大煉鋼鐵,為即將到來(lái)的亂世做準備!一場(chǎng)意外,陳銳認識了兩個(gè)老頭,得知有人詆毀秦始皇!“你算個(gè)什么東西?也敢在這嚷嚷著(zhù)造大秦的反?”“始皇帝何苦偉岸的千古一帝?”“前五千年前,后兩千年前,都無(wú)法再有如此人物,你們竟然對其如此橫加污蔑!”嬴政一臉激動(dòng):“知我者,陳銳也!”“先生,不瞞你說(shuō),朕就是秦始皇!”陳銳:“???”

    橘子煮酒 狀態(tài):連載中 類(lèi)型:穿越
    立即閱讀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shuō),它像一杯咖啡,仔細品嘗則回味無(wú)窮。這部小說(shuō)名叫《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是當前炙手可熱的一部佳作?!洞笄兀何液颓厥蓟拾莅炎印返?0章主要內容:三川郡,始皇帝行宮。傍晚之際。一輛馬車(chē),急駛在路上。馬車(chē)前面,是一個(gè)哭成淚人的壯漢,.........

《大秦:我和秦始皇拜把子》 第10章 始皇帝死了?秘不發(fā)喪! 在線(xiàn)試讀

三川郡,始皇帝行宮。

傍晚之際。

一輛馬車(chē),急駛在路上。

馬車(chē)前面,是一個(gè)哭成淚人的壯漢,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大秦帝國的通武侯王賁,眼下的王賁,哭的那叫一個(gè)凄慘。

“通武侯,您,您這是如何?”

行宮外圍的一個(gè)率長(cháng)詫異的問(wèn)道。

“陛下,陛下駕崩了!”

王賁哭嚎著(zhù)喊道。

隨之,那率長(cháng)一呆,隨之,負責保衛始皇帝安全的他身旁的幾個(gè)士兵,亦是如此。

負責保衛始皇帝的安全的,則由關(guān)中老秦人組成的衛尉軍,這些人,可以說(shuō)是對始皇帝忠心耿耿,可以說(shuō),將始皇帝視為神一樣的存在。

可是當下,神竟然死了。

這讓他們,只感覺(jué)不可接受。

而時(shí)候,王賁的怒吼聲響起。

“莫要哭,爾等封鎖消息,不放一人出此行宮,并不可外傳陛下駕崩的消息,這是陛下臨終時(shí)的命令,要秘不發(fā)喪,爾等明白?”

“明白?!?/p>

率長(cháng)一呆,隨即,便想起來(lái)了。

眼下他們呆的地方,那是故魏領(lǐng)土,如果始皇帝的死訊被傳開(kāi),極有可能會(huì )有人生出反心。

“職明白了,通武侯放心,我等絕對會(huì )守好宮門(mén),不放一人出去,且封鎖消息!”

與此同時(shí)。

王賁已經(jīng)架著(zhù)馬車(chē),直入宮中,然后,在一個(gè)大殿前下了車(chē)。

然后,跪倒在地,手里捧著(zhù)一份詔書(shū)。

朝一群不明所以,剛剛跑過(guò)來(lái)的秦朝官員們喊道。

“皇上駕崩,還不跪下!”

“皇上駕崩了?”

一時(shí)間,群臣們愣住了,隨之,便反應了過(guò)來(lái),一個(gè)個(gè)哭嚎起來(lái)。

這個(gè)時(shí)候。

遠處,一個(gè)長(cháng)相俊美,留著(zhù)一把胡子,穿著(zhù)內侍官服,目光深沉的中年人,匆匆的跑了過(guò)來(lái),身后,還跟著(zhù)兩個(gè)宮中的小內侍。

此人不是旁人。

正是后世臭名昭著(zhù)的趙高。

不同于大家的刻板印象,趙高雖然是一個(gè)宦官,但是他并非是太監。

非但不顯得陰柔,而且,由于兼職著(zhù)始皇帝的保鏢與司機工作,趙高的身體是頗為的健壯,武藝也十分不錯。

并且,寫(xiě)得一手好字。

而正是因為他這一手好字,讓趙高擁有了一項權力,那便是替始皇帝起草詔書(shū)。

他此刻驚愕的看著(zhù)面前的王賁。

“你說(shuō),你說(shuō)陛下駕崩了?”

“是啊,中車(chē)府令,陛下今天下午,上山歸來(lái)時(shí),感覺(jué)身體不適,服下了一枚金丹,隨后,便突然間身體顫抖,口吐白沫,陛下臨終之際,用盡渾身力氣寫(xiě)就了兩份詔書(shū),眼下,由臣給帶回來(lái)了?!?/p>

“陛下,您,您怎么就撇下臣去了……”

聞言,趙高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然后,哭嚎著(zhù)便要往馬車(chē)那爬去。

而一眾大臣們,這才如夢(mèng)初醒一般,要往馬車(chē)上去,查看一下始皇帝的遺容。

只見(jiàn)到趙高面上老淚縱橫的撥開(kāi)了馬車(chē)的門(mén)簾,入目所及,是端正的躺在馬車(chē)上,一動(dòng)不動(dòng)的始皇帝。

他抹了把淚水,一副悲痛欲絕的模樣。

嘴里面喊道。

“還愣著(zhù)干嘛?還不快請陛下下車(chē)?去為陛下更衣,為陛下準備喪服……”

“且慢!”

王賁伸手制止。

趙高頓時(shí)怒吼。

“王賁,你是何居心?莫非陛下死的有些蹊蹺?”

“不敢!”

王賁搖頭。

“陛下臨終傳旨,要臣日夜守候在陛下身旁,裝作一副什么也沒(méi)發(fā)生的樣子,然后,于明日啟程,返回咸陽(yáng),待到咸陽(yáng)之后,親君即位,才公布陛下駕崩的消息!”

“對對,此言甚是!”

王賁的一席話(huà)說(shuō)完。

一旁,跪倒一片的大臣當中,走出一個(gè)七十歲的老頭,他不是旁人,正是丞相李斯,只見(jiàn)李斯面露肅穆。

“國君死于外,本就該秘不發(fā)喪,如此,有始皇帝余威鎮壓天下,才可避免在這段時(shí)間里面生出亂子,所以,依我之見(jiàn),應當遵照陛下遺旨,即刻起程,返回咸陽(yáng)!”

“對對,就該如此!”

趙高愣了片刻,也是反應過(guò)來(lái)。

而王賁則是一言不發(fā)的,守在馬車(chē)旁邊。

手里,捧著(zhù)一份詔書(shū)。

“這是陛下臨終時(shí)留下來(lái)的遺詔!”

“好好?!?/p>

趙高恭敬的接過(guò)遺詔。

隨之,便下意識的打開(kāi)看了眼。

瞬間,他臉色驟變。

上面分明寫(xiě)著(zhù),要立長(cháng)公子扶蘇為新君。

并且,還指明了長(cháng)公子扶蘇即位后,由蒙恬來(lái)?yè)未笄氐娜娝玖钐?,由蒙毅?lái)?yè)未笄氐呢┫唷?/p>

迅速的將圣旨給看完之后。

趙高突然間感覺(jué)到,自己身后,李斯朝這邊走來(lái),他臉色頓時(shí)一變,刷的一下,合上了詔書(shū)。

“這……”

李斯有些疑惑。

不過(guò),他沒(méi)來(lái)得及問(wèn),趙高便朝面前的王賁開(kāi)口問(wèn)道。

“通武侯,這詔書(shū)你可看過(guò)?”

“臣,臣哪有資格看陛下的遺詔???”

王賁搖了搖頭。

“陛下只說(shuō),將此詔書(shū)交由您,然后,蓋上玉璽之后,即刻送往咸陽(yáng)?!?/p>

“哦?”

趙高長(cháng)出口氣,隨之,又看王賁一臉忠厚,不像是在說(shuō)謊,便點(diǎn)點(diǎn)頭。

“好了,我知道了,通武侯那就勞煩您在此地看好陛下的龍體,我這就與李丞相前去,為陛下起草正式的遺詔,并將此事,用八百里加急,送往咸陽(yáng)!”

“諾!”

王賁點(diǎn)點(diǎn)頭。

隨之,一副忠心耿耿的侍衛模樣,守在始皇帝的馬車(chē)旁。

而與此同時(shí),一眾大臣們,雖然想見(jiàn)一下始皇帝的遺容。但迫于王賁的威嚴,只當放棄這個(gè)想法,而是圍在馬車(chē)旁,痛哭不停。

而趙高走離幾步后,他卻突然間停了下來(lái),朝身后的始皇帝車(chē)駕掃了眼,沉聲道?!?/p>

“來(lái)人,去速速的弄上幾大車(chē)的大河鯉魚(yú)過(guò)來(lái),對外就說(shuō),陛下想吃魚(yú)了?!?/p>

“對對對?!?/p>

李斯亦是恍然大悟。

這是用鯉魚(yú)的腥味,來(lái)掩蓋始皇帝尸體腐爛所散發(fā)出來(lái)的尸臭味??!

而這件事,趙高則是交給了自己的女婿,閻樂(lè )來(lái)辦,后者聽(tīng)命之后,匆匆的離開(kāi),準備鯉魚(yú)去了。

編輯推薦

熱門(mén)小說(shu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