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ptfwa"><noscript id="ptfwa"><video id="ptfwa"></video></noscript></dd>
    <tbody id="ptfwa"></tbody>
  •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body id="ptfwa"></tbody>
    <tbody id="ptfwa"><p id="ptfwa"></p></tbody>

    <button id="ptfwa"><acronym id="ptfwa"><u id="ptfwa"></u></acronym></button>
    <dd id="ptfwa"></dd><rp id="ptfwa"></rp><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th id="ptfwa"></th>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 > 小說《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主角郁時年寧溪大結局免費閱讀

    小說《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主角郁時年寧溪大結局免費閱讀

    2020-10-10 19:43:01 作者:夏七月
    •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

      他是她摯愛的男人,卻在婚禮當天,親手將她推入地獄。三年的牢獄生活,磨平了她所有的棱角?!昂?,就去報仇?!比旰?,她浴血歸來。她說:郁時年,孩子不是你的。她說:郁時年,我不愛你了,再也不。后來,郁時年看著空空的墓碑,才知道,從一開始,他就愛錯了人,也恨錯了人。

      夏七月 狀態:已完結 類型:言情
      立即閱讀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 章節介紹

    有一種小說主角,她笑時你跟著她笑,她哭時你又跟著她哭,完全不能自己。這部小說是夏七月的小說《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主角是郁時年寧溪。第9章內容介紹:寧溪從衛生間洗漱出來,就聽見有兩個和她的年齡差不多大的女傭在說話?!澳悴恢绖偛派贍敽鋈痪?........

    《情途末路:郁少,不再見》 第9章 她逃走了 在線試讀

    寧溪從衛生間洗漱出來,就聽見有兩個和她的年齡差不多大的女傭在說話。

    “你不知道剛才少爺忽然就跑了出去!我從來都沒見過少爺那么急躁的模樣,他一直是矜貴禁欲的?!?/p>

    “不知道是發生了什么事情?!?/p>

    “上次見少爺這么急匆匆的模樣,還是三年前呢......”

    “噓!”

    一個女傭急忙在唇邊比了一根手指,朝著寧溪的方向瞥了一眼,“別亂說話,有外人在!”

    崔小桃有恃無恐的盯著寧溪看了一眼。

    “呵,在我們自己的房間里,還不興說話了?”她走到寧溪面前,“喂,新來的,你叫什么?”

    張嫂照顧到寧溪的手,把寧溪安排在下鋪的位置。

    寧溪聽見有人問她話,忽然受驚,低著頭攥著自己的粗布衣角,囁嚅著:“我、我叫李娟?!?/p>

    崔小桃朝上翻了個白眼,“真土?!?/p>

    她盤腿坐在自己的床上,“佩佩,過來看劇?!?/p>

    蘇佩佩和崔小桃兩人靠坐在墻邊,兩人共用一個耳機看手機,還不時地說說悄悄話,嘻嘻的笑上一陣。

    寧溪收拾好自己的東西,靠在床邊,抱著膝打量了一下這個房間。

    房間不算大,左右兩邊各兩個床鋪,分上下鋪。

    聽張嫂說,隔壁還有兩個傭人房。

    這才只是郁家大少住的樓,主樓是郁老夫人和老爺子住的,還有兩個別墅分別是住著在國外留學的二少和正在念大學住校的小妹。

    郁家還真的是家大業大。

    寧溪默默地低垂了眼瞼。

    夜深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寧溪已經昏昏沉沉的快睡著的時候,忽然外面傳來了咚咚咚的聲音,嘈雜而刺耳。

    在監獄里三年時間,她已經養成了淺眠的習慣。

    她眼睛睜開了一條縫,看著房門從外面打開了,張嫂急匆匆的說:“你們過來一個人去少奶奶前面伺候著,來廚房端夜宵?!?/p>

    說完,她就蹬蹬蹬的跑走了。

    還在看劇的崔小桃和蘇佩佩兩人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的眼神里看到了相同的神色。

    崔小桃朝著寧溪的床喝了一聲:“別裝睡!叫你去!”

    寧溪睜開了眼睛,一雙眼睛清亮黑白分明的沒有絲毫睡意。

    轉瞬,她就低下了頭,怯懦的說:“我、我才剛來?!?/p>

    “剛來就不用干活了?你以為在豪門里面干活就是來享福的么?趕緊去,要不然一會兒少奶奶怪罪下來,都是你的錯?!?/p>

    寧溪起來穿上了外套,低著頭,駝著背走了出去。

    蘇佩佩說:“她肯定會被罵的?!?/p>

    “管我們什么事兒,”崔小桃說,“來,我們接著看電視?!?/p>

    寧溪來到了廚房,張嫂一看是她,“怎么是你?她們兩個......”

    現在很明顯曲婉雪正在氣頭上,誰過去都是觸霉頭的,崔小桃和蘇佩佩兩人肯定是吃過苦頭了,就讓什么都還不懂的寧溪過來頂包。

    她嘆了一聲,“算了,我送過去吧,你回去睡吧?!?/p>

    寧溪卻向前走了一步,擋在了張嫂面前。

    “張嫂,我都已經來了,遲早都要去前面伺候的?!?/p>

    她單手從張嫂的手中接過了托盤,穩穩地托著,轉身朝著樓梯上走去。

    張嫂急忙叫住了她,“少奶奶現在心情不好,你別多說話,送了東西就出來?!?/p>

    寧溪十分感激的點了點頭,“好?!?/p>

    曲婉雪氣的發狂。

    又是三年前的那個女人。

    也只有涉及到那個女人的事情,才會讓郁時年這樣的失控,飯都沒有吃就出去了。

    身后門響了一聲,“誰?”

    寧溪低著頭抖了抖,“張嫂讓我給您送夜宵了?!?/p>

    “我叫夜宵都過去了多久了?你們現在也越來越磨蹭了!有這么一會兒,外賣都該到了!”

    寧溪不敢答話,有點哆嗦的走過來,將托盤放在小茶幾上。

    里面是一杯熱牛奶,一小碟精致的點心,還有一小碗水果沙拉。

    曲婉雪看見站在一旁的是寧溪,皺了皺眉,“傭人里沒能用的人了,讓你一個殘廢過來送東西?”

    寧溪低著頭站在墻邊,一聲不響。

    曲婉雪吃了一小塊點心,“你是叫李什么來著?”

    “李娟?!?/p>

    曲婉雪又皺了皺眉,“你們老家都是這種名兒?”

    寧溪低頭道:“我爹媽都沒什么文化......”

    “聽管家說你爸媽都死了?”曲婉雪挑高了狹長的眉眼。

    “我爸出來打工出了車禍,我媽聽了就喝農藥自殺了,就留下我一個......”

    曲婉雪一怔,眼波微動。

    她擺了擺手,“行了,這兒沒你的事兒了,下去吧?!?/p>

    寧溪默默地松了一口氣。

    她安然回到了房間里,崔小桃吃了一驚。

    “你沒事兒?”

    寧溪走到床邊,衣服也沒脫,直接躺在了床上,側身向里面。

    崔小桃哼了一聲,“拽什么拽,土包子?!?/p>

    不過,都知道曲婉雪最討厭的就是兩種人,一種是土里土氣狗肉上不了桌的,一種是濃妝艷抹漂亮的。

    這個土包子也不知道是踩了什么狗屎運。

    ............

    此時,女子監獄外。

    郁時年臉色陰沉的監控室內,看著就在當日被人做了手腳漆黑一片的監控,眼眸陰冷的瞇了起來。

    “什么時候發現不見的?”

    “已經找了三四天了,沒有音訊?!?/p>

    “廢物!”

    沒人敢吭聲,都低著頭。

    后面靠在墻面上有一個黑影,熄滅了手指間的雪茄,走過來,“行了,你們都繼續下去找,找不到的話你們的飯碗也都不用要了?!?/p>

    “是,是?!?/p>

    幾個人立即腳底抹油的離開了。

    霍敬靠在桌邊,“你先別氣,你不覺得蹊蹺的很么,這個寧溪判刑三年,算上刑期里表現良好的減刑,怎么也快該出獄了,就這么逃獄了?”

    “呵,”郁時年冷笑道,“你以為我會讓她出來?”

    霍敬倒是被噎了一下。

    他順手把抽了一半的雪茄丟進垃圾桶里,“也對,殺死了寧菲菲的女人,你怎么也得讓她把牢底坐穿?!?/p>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久久国内精品情侣主播a级_伊人五月在线_老狼一区忘忧草欢迎您大豆男男_成人a视频片在线观看免费